-愿做托斯卡纳的一棵树

不要,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。

我们学校有家卖金丝豆腐的小摊。以前一直是有个叔叔一个人在卖,大概是我实在光顾得太频繁,那个叔叔每次都给我像不要钱似的夹特别多的菜,后来这个学期叔叔的妻子来帮忙了,就老婆掌权,那个阿姨比较抠门,每次夹菜的表情就仿佛多夹哪怕一根脸上就要掉块肉。
我记得两个特别小的场景,一个是前不久有一次我去,碰上了那个阿姨不在叔叔一个人在做,我照例点了三个青菜,叔叔又开始一大把一大把地给我夹,弄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,结果夹到一半阿姨来了,那个叔叔立马把夹到一半的菜又若无其事地抖了一些回去,变成了正常的菜量。我当时的心理活动是,天大地大,老婆最大。第二件事是昨天晚上十一点我陪王王去买金丝豆腐,只有叔叔一个人在做了,然后当时王王随口问了句“你们要做到几点呀”,叔叔回答是“一点”,我当时的心理活动是,北京冬天凌晨一点应该很冷吧。
还有一个很小的细节是,这个叔叔每次把做好的递给我,我说过“谢谢”之后他总还会说一句“不用”。我很喜欢这个卖金丝豆腐的叔叔,他总让我想起来我一个已经去世的小爷爷,他是我爷爷的兄弟,他一辈子没读过书,没什么文化,一辈子没娶老婆也没有孩子,他临死前都还在外面打工。可是他每次过年回家在我爷爷家端着碗大口吃着饭嚼着菜,和我爷爷喝着酒的场景,还有他布满皱纹露出泛黄牙齿的温厚笑容,还有他叫着我的小名给我递来已经皱成一团的五十块压岁钱的模样,这些总在我脑海里历历在目。
我觉得卖金丝豆腐的叔叔和我的小爷爷,他们很符合林俊杰新歌的名字,“伟大的渺小”。他们常常让我觉得,这个世界上的许多种平凡都值得我的敬重。
(可能是个一日感想。

突然想发的。
一个来自今年二月格鲁吉亚的回忆。


“我爱你 有种左行右灯的冲突”

当他终于找到属于他的那支花

我航的肥猫们。